站内搜索:
  良知之行
七方教育研究院--张驰
2017-09-09 17:38 张驰  审核人:   (点击: )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今天仍然和前几天一样,天空灰蒙蒙的,下着中雨,让人心生烦躁。我以为我一天的开始会和往常一样没有变化,我在路边慢慢走着,心里想着今天的工作该如何进行。

然而让我想不到的是,有一辆车缓缓停在我的身边,驾驶座上坐着一位男士问我:“你去哪里?”我当时脑子里空空的,反复思索我在哪里见过他?他是谁?嘴里不由自主说道:“我去办公室”。他接着问我:“你办公室在哪里?”我说:“在东楼旁边”。他回道:“我要去商学院,我送你过去”。我当时愣住了,连忙推辞,但是拗不过他,还是接受了他的好意。在车上坐着时我很尴尬,我知道他是商学院老师,但是不知道他为何要载我?在车上时他问了我的部门,也说了他认识我们部门里的一位同事。只是当时的我完全蒙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解尴尬,内心有疑惑想问他,但是又不好意思提问。等车到了我的办公室门口,我连忙叫部门同事出来,帮我辨认一下这是商学院哪位老师的车?最终知道他是商学院实验中心的牛老师,我知道我可能不大会有再次见到他的机会,即使再三说谢谢,也无法表达我对他的感激之情。

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决定搭载一个陌生人,我私自猜想是不是他觉得在我的身边有无数辆车疾驶而过,而我一个人打着伞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看着有些可怜。也可能是前一段时间的中国传统文化培训的学习让他决定帮我一把。当他决定帮我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我能感受到他的热心和决心。

我知道,在路边向一个陌生人施以援手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也可能会被拒绝,也可能遭受旁边人的冷眼旁观。当他的车驶离我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有种感觉,这件事情可能对他来说只是件小事,或许在他的生活中就是这样乐于助人。帮助他人看起来是道德问题,你可以做个选择题,帮或不帮?其实这也是在考验每个人的观察力,只有在生活中善于观察的人才能看出到底需不需帮助,其次才是帮不帮的问题。

鲁迅在他的《而已集》的最后一篇《小杂感》中曾写到:“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然而这是在讽刺人的冷漠吗?如果是,那么鲁迅先生作为这个情境中的一员,也是在讽刺自己的冷漠。
   从鲁迅先生的写作风格来说,这并非没有可能。但从一个读者的角度来看,鲁迅先生绝不是冷漠的。因为他看到了。他看到了陌生人的悲,他看到了陌生人的欢。陌生人的悲与欢,这些会被其他人直接过滤掉的垃圾信息,却在他的眼睛里脑海里心里留下了印记并且从他的笔端落下成章 。仅从这一点来看,鲁迅先生就不能说是冷漠的。甚至可以说他是敏感的,他看到了他身边的人在此时此刻的境遇,他无力帮助他们,他选择记录下来。

我们不能对个人的道德进行评判,因为我们都不是上帝,也没有站在道德高地的权利。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做一个善于观察的人,体会到他人的艰辛不易。就像牛老师,他看到了我的境况,心里产生了同情。而且恰好他有车,有时间帮助我,所以他选择停下来询问我。我不奢望能时时得到陌生人的帮助,因为我也不是一个能时刻关怀他人的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看到了一些人的艰难,但出于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不好意思和怕被拒绝的尴尬,我选择了走过,路过和略过。对于我来说想立马改变这种思维方式很难,但至少在今后的生活中,我会在彼时彼地想起牛老师,想起他的行为,用他的回答鞭策自己。

 

 

关闭窗口

七方教育研究院--张驰

2017-09-09 17:38 张驰 责编/七方教育研究院 点击: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今天仍然和前几天一样,天空灰蒙蒙的,下着中雨,让人心生烦躁。我以为我一天的开始会和往常一样没有变化,我在路边慢慢走着,心里想着今天的工作该如何进行。

然而让我想不到的是,有一辆车缓缓停在我的身边,驾驶座上坐着一位男士问我:“你去哪里?”我当时脑子里空空的,反复思索我在哪里见过他?他是谁?嘴里不由自主说道:“我去办公室”。他接着问我:“你办公室在哪里?”我说:“在东楼旁边”。他回道:“我要去商学院,我送你过去”。我当时愣住了,连忙推辞,但是拗不过他,还是接受了他的好意。在车上坐着时我很尴尬,我知道他是商学院老师,但是不知道他为何要载我?在车上时他问了我的部门,也说了他认识我们部门里的一位同事。只是当时的我完全蒙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解尴尬,内心有疑惑想问他,但是又不好意思提问。等车到了我的办公室门口,我连忙叫部门同事出来,帮我辨认一下这是商学院哪位老师的车?最终知道他是商学院实验中心的牛老师,我知道我可能不大会有再次见到他的机会,即使再三说谢谢,也无法表达我对他的感激之情。

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决定搭载一个陌生人,我私自猜想是不是他觉得在我的身边有无数辆车疾驶而过,而我一个人打着伞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看着有些可怜。也可能是前一段时间的中国传统文化培训的学习让他决定帮我一把。当他决定帮我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我能感受到他的热心和决心。

我知道,在路边向一个陌生人施以援手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也可能会被拒绝,也可能遭受旁边人的冷眼旁观。当他的车驶离我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有种感觉,这件事情可能对他来说只是件小事,或许在他的生活中就是这样乐于助人。帮助他人看起来是道德问题,你可以做个选择题,帮或不帮?其实这也是在考验每个人的观察力,只有在生活中善于观察的人才能看出到底需不需帮助,其次才是帮不帮的问题。

鲁迅在他的《而已集》的最后一篇《小杂感》中曾写到:“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隔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然而这是在讽刺人的冷漠吗?如果是,那么鲁迅先生作为这个情境中的一员,也是在讽刺自己的冷漠。
   从鲁迅先生的写作风格来说,这并非没有可能。但从一个读者的角度来看,鲁迅先生绝不是冷漠的。因为他看到了。他看到了陌生人的悲,他看到了陌生人的欢。陌生人的悲与欢,这些会被其他人直接过滤掉的垃圾信息,却在他的眼睛里脑海里心里留下了印记并且从他的笔端落下成章 。仅从这一点来看,鲁迅先生就不能说是冷漠的。甚至可以说他是敏感的,他看到了他身边的人在此时此刻的境遇,他无力帮助他们,他选择记录下来。

我们不能对个人的道德进行评判,因为我们都不是上帝,也没有站在道德高地的权利。但是我们可以选择做一个善于观察的人,体会到他人的艰辛不易。就像牛老师,他看到了我的境况,心里产生了同情。而且恰好他有车,有时间帮助我,所以他选择停下来询问我。我不奢望能时时得到陌生人的帮助,因为我也不是一个能时刻关怀他人的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看到了一些人的艰难,但出于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不好意思和怕被拒绝的尴尬,我选择了走过,路过和略过。对于我来说想立马改变这种思维方式很难,但至少在今后的生活中,我会在彼时彼地想起牛老师,想起他的行为,用他的回答鞭策自己。

 

 

关闭

  •  
  •  
  •  
  • 总访问量
  • 今日访问量

Copyright2006-2014 @ Xi'an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鱼斗路18号     邮编:710077     陕ICP备05000643号 备案号:XA12025

CP备05000643号 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