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环校时时报 
 外事拍拍秀 
 文学部落格 

  文学部落格
    灯火
    2017-08-10 15:59 作者/吴竞敏 编辑/甘瑶  审核人:   (点击: )

        小时候,家的旁边是一条长长的没有尽头的马路,站在家门口朝对面的马路看去,只一副灰旧破败的光景,那虚弱的站牌在年复一年的骄阳的暴晒下,早已看不清原来的样貌。

        长街虽然破落,来往的人却不少,到了暮色四合的时候,来往的人更多了,还有那带着难听尾音的摩托车穿梭其中。当天边的最后一丝光亮被寂寞的夜空吞噬后,街上是漆黑的,我常常在深夜里,被醉酒的人跌倒在路上时酒瓶破碎的刺耳声音所惊醒。

        没有街灯的街,没有月光的夜。眼底是黑的,心底也一定是空的吧。

     

    1440A

     

        爷爷在家门口装了电灯泡,夜幕降临时,呆呆的望着那一团光亮,我总是不知不觉,看着看着,就入了迷。下雨的时候,家门口的雨线暖暖的,再大的雨从那团光亮那前经过,也变得说不出的温柔,很美很美。

        起雾的时候,爷爷把他平时很宝贝的老式提灯拿出来,玻璃擦得干干净净,挂在那站牌上,夜里,它在朦胧中发出微弱的光,还有被雾笼罩的光晕。再后来,它就一直安静的挂在那里,当家里的大挂钟洪亮的敲了六下,爷爷就去把它打开,然后在门口的摇椅上静静地坐着。爷爷摇着扇子,看着看着,乏了,就把家门口的灯打开,回在门口的摇椅上静静地坐着,轻轻地缓缓地摇着那吱吱呀呀的藤椅,在夏夜里,看围着那微光嬉闹的飞蛾

        我站在街上,看那隐约两处灯火,没有把街道照亮多少,可心底,却如白昼。我是知道那提灯的,爷爷说过,在日本兵扫荡的时候,在文革的时候,在那些艰苦的年岁里,这灯火照亮了多少黑暗的心。我相信,在漫漫黑夜里,这小小的灯火,这小小的光亮,可以洒在每个匆匆而过的路人心上,让回家的路有了方向。我不知这点微光能点亮多少空洞的眼,点燃多少失落的心,但爷爷说,有了光,走路就踏实了。有了光,心里就暖了。

        忘了这是爷爷走后的第几年,那个总是跟在爷爷后头牙牙学语的南方姑娘,如今走在长安初秋的万家灯火里,只是这橘黄的点点星火啊,有哪一盏,是为我而亮呢?

        那远方的家啊,是否无恙,江水,是否日夜流淌,我知道,在那遥远的地方,灯火依然昏黄。那微光,把那无尽的牵挂悄悄隐藏,让那背起行囊远行的游子啊,不再频频回眸望。

        “你知道‘小王子’的作者吗?他是个飞行员。常常飞过沙漠的上空,他曾经描述过在夜里飞过荒寂无人的沙漠之后,忽然看到远远一处城市的灯火时的那种感动,因为有灯火的地方必定有人类。有灯火的地方也必定有着关爱

        我知道,所以我明白清晨时分冒着热气的卖豆浆小店门前那小灯里氤氲着的温暖,所以我愿意举起手中的那一盏,在每次夜雾里,回答那远远的,亲切的呼唤。

     

    关闭窗口
  • 总访问量
  • 今日访问量

Copyright2006-2014 @ Xi'an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鱼斗路18号     邮编:710077     陕ICP备05000643号 备案号:XA1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