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环校时时报 
 外事拍拍秀 
 文学部落格 

  文学部落格
    父母的一生
    2017-03-25 15:16 作者/张磊 编辑/甘瑶  审核人:   (点击: )

        我的父母,和大多数父母一样有一个跌宕曲折的人生。父亲在年轻的时候称得上年少轻狂,直到有一次打架出事关了监狱,导致爷爷被气离世后才改过自新。
        我的母亲是深山大泽里的野孩子,像个田园精灵,年轻时漂亮的不可方物,当然不是只顾着漫山遍野地玩耍嬉闹,还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种田劳作。尽管她当时只有15岁,但也迫于无奈,为了家庭生计,为了不菲的彩礼,只能嫁给未曾谋面的父亲。

        母亲在大雪天挺着大肚子在老旧肮脏的土路上卖衣服,差点被警察抓住,勉强逃跑后,不仅伤了身子,丢了当天赚来的钱,而且连本钱也赔了个一干二净,受了惊吓导致我大姐过早出生,父亲似乎领悟到什么,大姐出生后父亲慢慢收敛,开始顾家。
        我出世那一年,母亲原本怀的双胞胎,被计划生育的人引产了一个,还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没收走。最后母亲在家里的沙堆上生了我,大出血被送往医院,落下了一辈子的暗疾。

     

    3ED05


        父亲和母亲从小生意逐渐做大,后来去了外地闯荡,带走了十一岁的姐姐,留下了五岁的我,家里逐渐富裕起来。然而好景不长,在人生的中间,父母的事业一夜崩塌。母亲情绪经常失控,父亲也总是整夜地睡不着,每个月都必须染头。
        这年母亲38,父亲48,我姐21,我15。

        人生不过是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父母还是熬了过来,互相扶持,互相安慰。再也离不开彼此。记得那一年,全家人去自驾游。一家四口坐在铺好的毯子上,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还有旁边大的离谱的贝加尔湖。父亲突然说:“你知道我最放心不下什么吗?”母亲说:“什么?”父亲说:“那天我和朋友玩闹回家后,看见一个傻乎乎女孩坐在炕上发呆,我父亲笑着对我说那是我以后的老婆,我就想这女人看着还挺顺眼,就是估计脑子不灵光”。

     


        母亲红了眼眶,父亲继续说,“后来,她经常做出一些不省心的事,让我收拾烂摊子。渐渐地,我就把她放在了心上,总想着,要是哪天没了我,谁来看住她,她那么蠢,那么莽撞。其实这些都是借口,是我离不开她了”。我和姐姐看着抱着父亲大哭的母亲,有些鼻酸,却不知道哪来的酸意。
        之前期末将近时,她发来了视频,她对我说小区的白姨去了,是癌症。
        她说她都不敢去运动器材那里了,她怕。
        她眼里的恐惧和遗憾让我恍然她为什么发视频来。
        似乎每个人都知道,男女暧昧的时候,冷不丁的一句「在干嘛呢?」其实等于「我想你了」但讽刺的是,很多人——包括我——却把父母发来的「在干嘛呢?」理解成「我又来烦你了」
        在表达情感方面,上一辈都十分含蓄,都拐着弯。
        她的后文可能是“我想你了”,“我怕了”,“你陪我说说话好么”。
        可她问了我的近况后就挂断了视频。
        我忽然意识到,父母已经老了。
        这时才模模糊糊的理解了那么一句话:“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感受到了什么?

    关闭窗口
  • 总访问量
  • 今日访问量

Copyright2006-2014 @ Xi'an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鱼斗路18号     邮编:710077     陕ICP备05000643号 备案号:XA1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