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媒体外事
痛苦终将逝去,而美将永存
2003-03-05 00:00 北京晚报  北京晚报 审核人:   (点击: )
———西安外事学院扶贫助学侧记
   3月14日,我走访了北京热心人捐助的贫困大学生高宽浩就读的“全国十佳民办学校”之一的西安外事学院。在这里,我不但被贫困学生们的奋斗故事所感动,也领会到了学院领导和教职员工们热情帮助贫困学子们的美好心灵———

  只要给一条起跑线我们就会奋力前行

  我来到学院时,院长兼董事长黄藤先生上北京参加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去了,接待我的是梁佐仁副院长。他告诉我,学院现有的两万在校生中有20%是贫困生。尽管校方已经以种种方式帮助了他们,但他们的生活仍很艰苦。不少人吃饭就是一个馒头加一碗食堂提供的不花钱的菜汤。不过,大部分贫困生都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学习非常刻苦,高宽浩也是其中之一。他(图1)看上去比我前次在宁县见到时开朗多了。我把一对老夫妇捐的生活费交给了高宽浩,并参加了有大学生和中专生的座谈会。

  与会学生中,有被评为省级优秀学生干部的孔颖。他告诉我,由于淮河发大水冲毁了他的家园,已上了两年学的他忽然无钱再读下去了,他十分痛苦。院领导知道后,减去了他的学费,又让他参加了勤工俭学,使他得以继续学业。他学习勤奋,才华横溢,和几个同学办起了校刊,并在首次有民办大学参加的第七届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赛中获决赛三等奖。

  英语系女大学生侯静波来自一个内蒙古贫苦农家。在经校方同意缓交学费的前提下,她边学习边打工挣生活费,想法借钱读书。为省钱省时,她常常一个馒头一包方便面打发一顿饭,以便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学习和学生会工作中去。她以自己的优秀成绩获得了全国学联颁发的奖学金,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全国三好学生”王颖同样来自贫困农家,靠家里借贷供她上大学。上学后不久肋下又长了一个肿瘤,她忍着疼痛坚持学习。她每天只有一两元生活费,穿的是兄姐留下的旧衣,开刀后无钱住院,甚至无钱乘车,每次换药都是走着来回,一次得走4个小时。她早起晚睡,利用每分每秒刻苦攻读,在病后的期末考试中,两门学科获全班第一,其余课程也全部合格。

  学习电子商务的田小玲同学(图2),父亲上工时砸断了腿,母亲也生病在家,但还是四处奔走借钱筹款供她上大学。提起一次母亲到一个有钱亲戚家里跪着苦苦哀求了半天对方却一分钱都不肯借的辛酸事,小玲忍不住哭了。平时,她靠下课后捡拾易拉罐卖钱贴补生活,每月可挣几元,最多一次挣到10元。可听到陕南遭受洪灾,校方动员师生们捐助时,她毫不犹豫地把好不容易挣到的几块钱都捐给了灾区。就是在这样的经济条件下,小玲的学习成绩相当优秀。

  学企业管理的刘军奇(图3)同学,一岁时右臂就因不慎触高压电残废了。他以顽强的毅力克服困难,一直上到高中,高考后却因分数不理想和校方不收残疾学生而失学。当仍梦想着上大学的他得到一份西安外事学院的招生简章后,带着露宿用的草席和装水瓶子,左手握把,和两位同学从老家骑自行车到西安。后来他们实在骑不动了,改乘火车,跋涉千里,来到了西安外事学院。当得知院方同意收下自己时,刘军奇又惊又喜。父母靠借贷、摆小摊、捡破烂凑的学费交上了,可生活费已所剩无几。他节衣缩食,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苦读。有一次他饿得晕倒在地,醒来后继续学习,才两年就以优异成绩拿下了大专学历,第三年就已学完了本科的全部课程。

  惠艳霞也是个勤奋好学的女孩,靠着母亲卖鸡蛋一点点挣来的钱进了西安外事学院,可惜这次座谈会上我们见不到她了。她得了白血病,校方和师生们已尽可能地帮助了她。虽然妹妹的骨髓相配,却付不起30万元的移植治疗费,现正躺在医院里默默等待。她母亲卖了房子,在医院睡地板,吃剩饭,陪护女儿;妹妹抱着一丝希望四处打工、募捐……

  在西安外事学院,这样的贫困大学生有很多,他们每人都有一个在艰难困苦中奋斗的感人故事。对社会,他们没有什么奢望,只要求给他们一条起跑线,一个以学习摆脱贫困的机会。

  “温暖工程”温暖了西部贫困地区的学子们

  西安外事学院为西部贫困学子们提供这条起跑线做出了艰巨努力。这所民办大学由于生源优秀,用人单位抢手,已为社会提供了两万名合格的大学生。

  在大学生找工作难的今天,其就业率仍达95%。然而,与公办大学不同的是,公办大学每招进一名新生,国家就会相应拨给七八千元的学费,而民办大学却只能靠学生交的学费维持教学和正常运转。就在这种资金紧张短缺的前提下,学院却成立了“帮困助学委员会”和拟订了相关章程,开展起“帮困助学”活动来。首先当然是帮困基金的募集。这来自三个方面,一是院方每年拿出10万元打底,二是从教职员工人平均800元的工资中扣下10%,三是社会各界、个人、企业的捐助,以减、免、缓等种种方式帮助贫困学生,还组织他们在校内外勤工俭学。前面提到的那几位同学,都得到过校方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帮助。梁副院长干脆把自己的手机号公布在布告栏上,哪个学生需要帮助随时可以告诉他。我问他为什么不跟银行联系帮学生贷款,他直摇头,说银行信不过民办大学生,很难贷,有的甚至提出1比1的苛刻条件,就是校方必须往银行存进一块钱,银行才能给校方贷出一块钱。梁副院长说,我要有这钱,早直接捐助困难大学生了,何必还要从你那儿贷呢?即使是如此困难,学院经过几年的筹备,又发起了“温暖工程”,这次捐助的对象是适龄中专生。学院先派出干部在陕西边缘70个贫困县中调查,发现帮助贫困小学生、大学生的工程都有了,就是没有帮助初中毕业生的,而各贫困县上完初中后再也无钱上学的学子大有人在。“温暖工程”想要填补的就是这个空缺。参加座谈会的王奇、严冰、段莉莉、苏娟等同学都是这项工程的受益者。工程计划,在陕西贫困县招收一千名中专生到附属学院的陕西外事职业中专免费就读。然而,工程一开始时受到了相当大的阻力,因为这些年来人们已经习惯了干什么都得掏钱,像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太不可能了。乡亲们普遍认为,这十有八九是一场骗局,于是校方派出的招生工作人员苦口婆心地动员、劝说统统归于无效,陷入了尴尬境地。幸好后来各地政府和民主党派大力支持,发了红头文件,群众才相信了,报名者立即挤得水泄不通。为发起和推动“温暖工程”,学院已支出了1400万元。虽然这又是一笔沉重的负担,但学院领导认为值得。院长黄藤称此工程为“教育脱贫”。他提出的口号是“一人脱贫,全家脱贫”。学院为西部贫困地区做了这么件大好事,应该很自豪了吧?没有,他们反而深感愧疚,因为西部失学的初中毕业生太多了,面对一双双渴望求学的热切目光,他们无力救助更多的贫困家庭,内心充满了无奈。黄藤先生认为,“温暖工程”是个大工程,一所学校的力量太小了,得靠政府和整个社会的参与才行。

  脱贫,不仅仅是从经济上  我发现,参加座谈会的大中学生们都很开朗,他们并不忌讳“贫困生”这个词,敢于正视,说起话来有条有理,很有朝气。这也是学院教职员工们的成绩。

  刚入学时他们可不是这样的。严冰同学说:“那时我觉得家里穷,口音又重,怕别人瞧不起,很自卑。平时不敢跟别人打交道,低头溜边走路。”针对贫困学生中普遍存在的自卑、内向、孤僻、不适应等心理问题,学校领导和老师们做了大量工作,一方面从学习、生活上关心学生们,一方面从心理、思想上引导帮助他们放下包袱,轻装前进,还为他们创造条件,让他们担任各种职务和参与社会工作,把他们的潜在才能激发出来,条件较好的同学们也伸出了友谊之手。与会的同学都谈了许多这方面的例子。田小玲说,到了学院后,置身于温暖友爱的班集体中和受到老师的关爱,自己那颗本来已冰冷的心又暖过来了。孔颖说了自己被子丢了后同学送被子给他的事。严冰谈起天冷时校领导送来毯子后自己心里的感受。段莉莉想起同学生病时班主任老师来照料。刘军奇讲述了老师知道他的困难后拿钱让他吃好的经过……

  一次次春雨润物,学生们明白了,贫困并不是自己的错,只要努力学习,完全可以抬起头来堂堂正正地做人,自尊、自立、自强才是最重要的。我问同学们怎么看西安某餐馆那顿36万元的豪华大餐,他们无人羡慕,而是对这种炫耀式消费感到愚蠢可笑。可见他们有正确的认识,并不以花钱的多少来判断事物的好坏或价值。在某种意义上,学院领导和老师们帮贫困学生们在心理上的脱贫,那意义甚至可以说高过物质脱贫,是思想解放般的革命,是西部贫困地区的学子们更需要的。

  西部地区的贫困学子们就像从贫瘠土地上生长出来的顽强生命,他们有点雨露就发芽,给点阳光就灿烂。他们是西部改革发展的星星之火和希望。贫穷和苦难并不值得赞扬,富裕的家庭和良好的学习条件才是正常的。但我们赞美贫困学生们为摆脱不幸命运的奋斗,赞美帮助他们脱贫的人们美好善良的心灵。我们能从帮助和被帮助二者身上学到许多,也能为他们做许多。当这一批批的贫困学子们完成了学业,走上社会,有了自己的工作、家庭后,对生命中已翻过去的一页,他们心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呢?我想并不是因贫困导致的种种精神或肉体上的痛苦磨难,而是母校老师和同学们的温暖关爱织成的美好记忆。这记忆,他们会一直保存在心底,正如法国印象派绘画大师雷诺阿说的那样,“痛苦终将逝去,而美将永存”。

关闭窗口

痛苦终将逝去,而美将永存

2003-03-05 00:00 北京晚报 责编/ 点击:

———西安外事学院扶贫助学侧记
   3月14日,我走访了北京热心人捐助的贫困大学生高宽浩就读的“全国十佳民办学校”之一的西安外事学院。在这里,我不但被贫困学生们的奋斗故事所感动,也领会到了学院领导和教职员工们热情帮助贫困学子们的美好心灵———

  只要给一条起跑线我们就会奋力前行

  我来到学院时,院长兼董事长黄藤先生上北京参加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去了,接待我的是梁佐仁副院长。他告诉我,学院现有的两万在校生中有20%是贫困生。尽管校方已经以种种方式帮助了他们,但他们的生活仍很艰苦。不少人吃饭就是一个馒头加一碗食堂提供的不花钱的菜汤。不过,大部分贫困生都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学习非常刻苦,高宽浩也是其中之一。他(图1)看上去比我前次在宁县见到时开朗多了。我把一对老夫妇捐的生活费交给了高宽浩,并参加了有大学生和中专生的座谈会。

  与会学生中,有被评为省级优秀学生干部的孔颖。他告诉我,由于淮河发大水冲毁了他的家园,已上了两年学的他忽然无钱再读下去了,他十分痛苦。院领导知道后,减去了他的学费,又让他参加了勤工俭学,使他得以继续学业。他学习勤奋,才华横溢,和几个同学办起了校刊,并在首次有民办大学参加的第七届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赛中获决赛三等奖。

  英语系女大学生侯静波来自一个内蒙古贫苦农家。在经校方同意缓交学费的前提下,她边学习边打工挣生活费,想法借钱读书。为省钱省时,她常常一个馒头一包方便面打发一顿饭,以便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学习和学生会工作中去。她以自己的优秀成绩获得了全国学联颁发的奖学金,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全国三好学生”王颖同样来自贫困农家,靠家里借贷供她上大学。上学后不久肋下又长了一个肿瘤,她忍着疼痛坚持学习。她每天只有一两元生活费,穿的是兄姐留下的旧衣,开刀后无钱住院,甚至无钱乘车,每次换药都是走着来回,一次得走4个小时。她早起晚睡,利用每分每秒刻苦攻读,在病后的期末考试中,两门学科获全班第一,其余课程也全部合格。

  学习电子商务的田小玲同学(图2),父亲上工时砸断了腿,母亲也生病在家,但还是四处奔走借钱筹款供她上大学。提起一次母亲到一个有钱亲戚家里跪着苦苦哀求了半天对方却一分钱都不肯借的辛酸事,小玲忍不住哭了。平时,她靠下课后捡拾易拉罐卖钱贴补生活,每月可挣几元,最多一次挣到10元。可听到陕南遭受洪灾,校方动员师生们捐助时,她毫不犹豫地把好不容易挣到的几块钱都捐给了灾区。就是在这样的经济条件下,小玲的学习成绩相当优秀。

  学企业管理的刘军奇(图3)同学,一岁时右臂就因不慎触高压电残废了。他以顽强的毅力克服困难,一直上到高中,高考后却因分数不理想和校方不收残疾学生而失学。当仍梦想着上大学的他得到一份西安外事学院的招生简章后,带着露宿用的草席和装水瓶子,左手握把,和两位同学从老家骑自行车到西安。后来他们实在骑不动了,改乘火车,跋涉千里,来到了西安外事学院。当得知院方同意收下自己时,刘军奇又惊又喜。父母靠借贷、摆小摊、捡破烂凑的学费交上了,可生活费已所剩无几。他节衣缩食,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苦读。有一次他饿得晕倒在地,醒来后继续学习,才两年就以优异成绩拿下了大专学历,第三年就已学完了本科的全部课程。

  惠艳霞也是个勤奋好学的女孩,靠着母亲卖鸡蛋一点点挣来的钱进了西安外事学院,可惜这次座谈会上我们见不到她了。她得了白血病,校方和师生们已尽可能地帮助了她。虽然妹妹的骨髓相配,却付不起30万元的移植治疗费,现正躺在医院里默默等待。她母亲卖了房子,在医院睡地板,吃剩饭,陪护女儿;妹妹抱着一丝希望四处打工、募捐……

  在西安外事学院,这样的贫困大学生有很多,他们每人都有一个在艰难困苦中奋斗的感人故事。对社会,他们没有什么奢望,只要求给他们一条起跑线,一个以学习摆脱贫困的机会。

  “温暖工程”温暖了西部贫困地区的学子们

  西安外事学院为西部贫困学子们提供这条起跑线做出了艰巨努力。这所民办大学由于生源优秀,用人单位抢手,已为社会提供了两万名合格的大学生。

  在大学生找工作难的今天,其就业率仍达95%。然而,与公办大学不同的是,公办大学每招进一名新生,国家就会相应拨给七八千元的学费,而民办大学却只能靠学生交的学费维持教学和正常运转。就在这种资金紧张短缺的前提下,学院却成立了“帮困助学委员会”和拟订了相关章程,开展起“帮困助学”活动来。首先当然是帮困基金的募集。这来自三个方面,一是院方每年拿出10万元打底,二是从教职员工人平均800元的工资中扣下10%,三是社会各界、个人、企业的捐助,以减、免、缓等种种方式帮助贫困学生,还组织他们在校内外勤工俭学。前面提到的那几位同学,都得到过校方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帮助。梁副院长干脆把自己的手机号公布在布告栏上,哪个学生需要帮助随时可以告诉他。我问他为什么不跟银行联系帮学生贷款,他直摇头,说银行信不过民办大学生,很难贷,有的甚至提出1比1的苛刻条件,就是校方必须往银行存进一块钱,银行才能给校方贷出一块钱。梁副院长说,我要有这钱,早直接捐助困难大学生了,何必还要从你那儿贷呢?即使是如此困难,学院经过几年的筹备,又发起了“温暖工程”,这次捐助的对象是适龄中专生。学院先派出干部在陕西边缘70个贫困县中调查,发现帮助贫困小学生、大学生的工程都有了,就是没有帮助初中毕业生的,而各贫困县上完初中后再也无钱上学的学子大有人在。“温暖工程”想要填补的就是这个空缺。参加座谈会的王奇、严冰、段莉莉、苏娟等同学都是这项工程的受益者。工程计划,在陕西贫困县招收一千名中专生到附属学院的陕西外事职业中专免费就读。然而,工程一开始时受到了相当大的阻力,因为这些年来人们已经习惯了干什么都得掏钱,像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太不可能了。乡亲们普遍认为,这十有八九是一场骗局,于是校方派出的招生工作人员苦口婆心地动员、劝说统统归于无效,陷入了尴尬境地。幸好后来各地政府和民主党派大力支持,发了红头文件,群众才相信了,报名者立即挤得水泄不通。为发起和推动“温暖工程”,学院已支出了1400万元。虽然这又是一笔沉重的负担,但学院领导认为值得。院长黄藤称此工程为“教育脱贫”。他提出的口号是“一人脱贫,全家脱贫”。学院为西部贫困地区做了这么件大好事,应该很自豪了吧?没有,他们反而深感愧疚,因为西部失学的初中毕业生太多了,面对一双双渴望求学的热切目光,他们无力救助更多的贫困家庭,内心充满了无奈。黄藤先生认为,“温暖工程”是个大工程,一所学校的力量太小了,得靠政府和整个社会的参与才行。

  脱贫,不仅仅是从经济上  我发现,参加座谈会的大中学生们都很开朗,他们并不忌讳“贫困生”这个词,敢于正视,说起话来有条有理,很有朝气。这也是学院教职员工们的成绩。

  刚入学时他们可不是这样的。严冰同学说:“那时我觉得家里穷,口音又重,怕别人瞧不起,很自卑。平时不敢跟别人打交道,低头溜边走路。”针对贫困学生中普遍存在的自卑、内向、孤僻、不适应等心理问题,学校领导和老师们做了大量工作,一方面从学习、生活上关心学生们,一方面从心理、思想上引导帮助他们放下包袱,轻装前进,还为他们创造条件,让他们担任各种职务和参与社会工作,把他们的潜在才能激发出来,条件较好的同学们也伸出了友谊之手。与会的同学都谈了许多这方面的例子。田小玲说,到了学院后,置身于温暖友爱的班集体中和受到老师的关爱,自己那颗本来已冰冷的心又暖过来了。孔颖说了自己被子丢了后同学送被子给他的事。严冰谈起天冷时校领导送来毯子后自己心里的感受。段莉莉想起同学生病时班主任老师来照料。刘军奇讲述了老师知道他的困难后拿钱让他吃好的经过……

  一次次春雨润物,学生们明白了,贫困并不是自己的错,只要努力学习,完全可以抬起头来堂堂正正地做人,自尊、自立、自强才是最重要的。我问同学们怎么看西安某餐馆那顿36万元的豪华大餐,他们无人羡慕,而是对这种炫耀式消费感到愚蠢可笑。可见他们有正确的认识,并不以花钱的多少来判断事物的好坏或价值。在某种意义上,学院领导和老师们帮贫困学生们在心理上的脱贫,那意义甚至可以说高过物质脱贫,是思想解放般的革命,是西部贫困地区的学子们更需要的。

  西部地区的贫困学子们就像从贫瘠土地上生长出来的顽强生命,他们有点雨露就发芽,给点阳光就灿烂。他们是西部改革发展的星星之火和希望。贫穷和苦难并不值得赞扬,富裕的家庭和良好的学习条件才是正常的。但我们赞美贫困学生们为摆脱不幸命运的奋斗,赞美帮助他们脱贫的人们美好善良的心灵。我们能从帮助和被帮助二者身上学到许多,也能为他们做许多。当这一批批的贫困学子们完成了学业,走上社会,有了自己的工作、家庭后,对生命中已翻过去的一页,他们心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呢?我想并不是因贫困导致的种种精神或肉体上的痛苦磨难,而是母校老师和同学们的温暖关爱织成的美好记忆。这记忆,他们会一直保存在心底,正如法国印象派绘画大师雷诺阿说的那样,“痛苦终将逝去,而美将永存”。

关闭

  •  
  •  
  •  
  • 总访问量
  • 今日访问量

Copyright2006-2014 @ Xi'an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鱼斗路18号     邮编:710077     陕ICP备05000643号 备案号:XA12025

CP备05000643号 备案号: